易点科技有限公司

说什么! “质量增长”的概念一出,“有效投资”的议论纷纷。让我们有一些高质量的增长。这是上一期《地平线》的主题。它说,2012年和2008年底经济下滑的危害程度不同,应对措施肯定不同,不会有中央领导。 “4万亿”刺激计划不会一味依赖大项目支出和新增信贷投放。相反,需要的是一点点质量增长。所谓质量增长,其实想说两方面:一是不能像2009年的“4万亿”那样,所有的钱都体现在政府支出的形式上,而是可以用更多的财政减税方式;第二,即使金融刺激需要依靠“铁公基”项目,具体选择项目可以更有效率,项目投资方也可以多元化,可以由大型国企主导。企业,但需要引入更多的民间资本。提高项目投资的决策效率也是有效的。一点点的质量增长其实就是说一点点的有效投资,而有效投资的概念现在已经在中共中央召开的无党派座谈会上明确提出。据新华社报道,在会上,胡锦涛总书记提出“坚持把稳增长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做好充分准备”,并就做好二期经济工作提出6条意见半年。随后,温家宝总理对下一步将采取的措施作了更详细的说明。第一点是“进一步实施结构性减税”;是“引导货币信贷平稳适度增长”;三是“努力扩大有效投资”;四是“激发民间投资活力”;五是“抓好农业和粮食生产”;就是“坚定不移地实施房地产调控”。对于“稳增长”政策,中央和国务院的部署一直都是全面的,但全面并不意味着没有重点,关键是如何分析解读,更重要的是如何与2009年的“4万亿”。尼古拉斯·拉迪是一个对“4万亿”进行过深入研究的局外人。他现在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和亚洲问题专家。 2008-2009年,他对比了中美救市的区别:2008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开始放宽货币政策,几周后国务院推出4万亿元经济刺激计划,很快增加了几项支出:经济适用房、农村和“铁”项目、公共卫生和教育、环境和技术创新;相比之下,美国国会直到 2009 年 2 月才通过 2009 年美国复苏和再投资法案,并由奥巴马签署成为法律。与中国的计划相比,美国的计划不仅生效较晚,而且缺陷也不少。首先,美国的刺激措施在经济规模上要小得多;第二,中国的大部分计划是增加支出,而美国的计划有三分之一是减税。由于减税,很大一部分新增收入流向了美国家庭,但这些收入并未用于增加收入。增加消费支出,但用来偿还债务。所以,Lardy 认为效果很明显,结果也是大家看到的,当年美国的实际产出大幅下降,而中国的增长只是略有放缓。拉迪对“4万亿”的态度并没有那么矛盾和悲观,相反,他肯定了当时计划的积极性。但尽管如此,他仍然认为,一味刺激消费不会持续太久,中国经济要继续增长,就必须解决失衡问题。这些不平衡包括:个人消费在 GDP 中的比重非常低,而投资比重很高;制造过多,服务过少;官方持有前所未有的外汇储备;而房地产投资越来越大,增长速度很可能难以为继。那么如果承认这些不平衡,2012年的“稳增长”是否应该不同于2009年的“4万亿”呢?答案是肯定的。我们可以通过详细分析温总理提出的七点来理解这些差异。这7点中,第5点“抓农业”从未被提及。第六点,“保外贸”更多地取决于外部环境的变化,所以第一、二、三点确实值得关注。 、 4 点、 7 点。第一点,2008年没有充分考虑的结构性减税,今天放在了首位,说明今年稳增长不仅仅是投资支出,而是让企业和个人更多的财富。提高企业自发投资能力,提高个人消费能力,实际上是分配体制的改革;第二点是引导货币和信用稳中求进是明确表态。不可能像2009年那样有9万亿的信贷增长。既然不需要像2009年那样大规模的投资,当然也不需要这样的信贷释放,更不用说今年了。要继续控制炒房;三是着力扩大有效投资。这个说法已经很清楚了。投资可以做,但要有效,必须有所作为,有所不为;第四点,激发民间投资活力。当年没有大张旗鼓地提起过,也是后来被吐槽最多的。第七点,坚持房地产调控,与当年完全不同。上次,我只没有谈房地产。经济增长的再平衡不能再悬而未决。一一对比,结果一目了然。 “稳增长”不是当年的“保增长”。词之间的区别在质量上是不同的。